云初

没半点风声命运却留下指纹,爱你却不能过问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33

全文在此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33(朗读:波妞Ponyo_w

阿诚撑伞穿过窄巷,停在尽头小院门口。

有人来过。

他清早出门,把几滴白蜡点在合页上,白蜡凝了,合页一转动,它就要剥落。

阿诚低头看着门下,青砖上有细碎的白蜡屑。

他静立了一会,收伞,轻推着门,踏入小院。

一地风吹来的青草,雨打落的黄叶,檐上是苔,檐下是藤。

阿诚把伞倚在墙边,从风衣口袋里摸出钥匙,转开门锁。

屋子很小,砖墙清扫过了,地毡是才换的,家具还没几件,角落里搭了一段木梯,明楼一阶一阶步下来,很缓,阿诚一进门,他就停在末一阶上,不走了。

“哥。”阿诚叫他。

读书那几年,周末一回到家里,小朋友就像一屋子的...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32

全文在此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32(朗读:波妞Ponyo_w

青瓷住进了明楼的宿舍,才尝着了一上学就等放课的滋味。

他没什么玩伴,一有空,就独个跑到高高的铁栅下。小手攥着栏杆,小脸向着街巷,小脑袋想着回家的那条小路,转几个弯,过几道渠。

小鸟飞来,他就想问它,飞没飞过他的家,看没看见哥哥。他盼着铁栅忘了上锁,他好探开一条缝,像小鸟一样挣出去,飞回哥哥身边。

飞不出去,他就闭一会眼睛,盼着一睁开,哥哥恰就在铁栅外头。

有那么几回,明楼过午来看他,手帕里包着几块菱角糕。

青瓷拾着一块菱角糕,小手穿过铁栅,擎在明楼的鼻子尖,要他尝第一口。

你一口我一口,两个人把菱角糕吃完,说一小会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31(完)

全文在此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31(朗读:小脾气哒VV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31(朗读:波妞Ponyo_w

凉河水边有一大片芦苇丛。

脚踏车穿行在里头,绕开茂密的这一丛那一丛,一打铃,惊起一群又一群小鸟,扑棱棱绽开羽毛,成行飞到火烧云里去了。

青瓷乘在明楼前头,张开两只小手,好像也飞了。一朵一朵芦穗毛茸茸漾在手心,摸着像云。

听着水声了。明楼把青瓷抱下脚踏车,让他等一会。他一个人,往芦苇丛深处跑。

他一边拨开芦穗,一边回头顾了一顾,青瓷守着脚踏车,踮起脚目送着他,小脸渐隐在一丛一丛合拢的芦苇中。

不能让他等太久。

河岸近了。芦苇丛下是深一脚浅一脚的水塘,水没了足踝,又没了...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30

前文在此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30(朗读:波妞Ponyo_w

阿诚的伤在左肋。它像一根弦,锈在血肉里,一拨动,铮铮地疼。

伤他的人当时拼尽了力气,样子狰狞,裁纸刀落下来,直向心脏。

阿诚咬牙挣脱那副指爪,滚到一旁,刀尖就从他襟上划过,刺偏了。

那具身躯朽木一样倒下去。

幸好是卧室。阿诚掩身进了洗漱间,拧开淋浴。

水声湮住了一切。喘息绞着血和疼,从刃口淅沥而下。刀拔出来,扔在地上。

手在伤口上压了一会,阿诚脱了衬衫,咬住一角,把它扯成布条,缠在肋间绑紧。

急于止血,身上勒得几乎没了知觉,力气快透支了,手抖个不住,布条怎么也扎不稳,冷汗从脸上连缀落下来,砸在手臂上。

行动才开...

小镇广场上立了慰灵塔,上面刻了一千多个名字。

还有很多死者,不知道名字。

当然,那上面也没有他和明楼的名字。

他在旁边拾了一块小石子,在塔的基座上,写了两个名字。

毒蛇。青瓷。

他知道,风雨来时,这个痕迹很快就会被冲刷殆尽。

但是毒蛇和青瓷,会以最后那一夜的样子,永远在一起。


何堪最长夜:

【楼诚】《十八相送》海报5P

一闲下来就想表白 @云初 女神。怎么办呢。

第一张图没有配文。我觉得适合它的配文应该在最后一章。

最后一张两个人的侧颜真是……美哭我。边P图边哭的那种。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CP!

谢谢云初陪我聊天。真是特别细心特别温柔...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29

前文在此 十八相送 28(故障丢失,链接中已补全)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29(朗读:波妞Ponyo_w

阿诚掩上门,踱过走廊。

秘书官在一楼听见声响,仰起脸。

阿诚低着头一步一步踏下来,手指纤长,攀着衬衫扣子,一颗一颗不疾不徐地系上。

秘书官在楼梯口等了片刻,缓缓往楼上走。

系好最上头那颗扣子,恰是两个人擦肩而过,阿诚脸一侧,秘书官迎上来的目光扑了个空。他径自下楼,披上风衣,拎起沙发里的背包,穿过大厅。

秘书官扶着二楼栏杆向下觑,唇角一撇。

警卫官给阿诚开了门,长衣一角在门边一闪而去。

秘书官浅迈出步子,探到走廊尽头,把窗帘揭起了一线。

深夜,街区空旷,路灯隐现...

何堪最长夜:

 【楼诚】《十八相送》第二十八章配图

原文地址传送

《十八相送》的两次情爱描写分别在第18章和第28章。它们诗意、缠绵、欢愉、忧伤。如同沉浸在他们沉痛窒息的海水深处,忽然从海面投照下来的一束微光,倏忽掠过,无可捕捉,然后又一次开启了他们生命之中经历最多的生死诀别。

小说就快要结束了。特别特别地不舍。记得@云初 太太写28章的时候,说自己正在写一篇恐要被拉黑的肉……于是我也以两P恐要被拉黑的肉相赠吧……

一个故事里的事和讲故事的人(又名:生命里那些在劫难逃的爱与哀愁。【你够了)

对剧情有不理解的小伙伴请看这个。

静水深流:

——给 @云初 和她的《十八相送》


云初说,《十八相送》再有一章就完结了,一直怀着“盼望着、盼望着”更新心态的我,突然很难过。

其实大家都明白,结束就意味着一种离开,而我还没有做好分别的准备。如果lof上也有长亭短亭,我想我会一送再送一定不止十八送的跟在它的身边,久久不愿离开。

其实原本是想要等这篇文正式完结以后再写长评的,可是自从知道它要完结的时候起,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一定要说一说遇见它、爱上它、离不开它的事。


与《十八相送》的初遇是在一个略微有些失眠的夜里。...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27

前文在此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27(朗读:波妞Ponyo_w

这几年受过各种伤,阿诚清理起伤口来,比得上外科医生。

褪了外衣,剪开衬衫袖管,在伤口周围喷上麻醉剂,蒸馏水兑好清创溶液,一面冲洗,一面拔除结痂和死去的皮肉。

他不时抬头,望明楼一眼,眸子问着他疼不疼,明楼不说话,只盯着他看,阿诚心虚,不肯迎他的目光,怕他问起军用机场的事。

阿诚低着头,明楼就盯着那双细瘦的手看,止血,缝合,一针抗生素,一针破伤风,让明楼的眸光灼得,下手半分迟疑不敢。

敷上药棉,绷带一绕一绕,严丝合缝。麻醉不多不少,这一会药效散了,明楼几次要开口,阿诚手里一紧,他疼得只得收声。

末了,阿诚掸好靠枕,扶明...

 
1 / 4

© 云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