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

没半点风声命运却留下指纹,爱你却不能过问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24

前文在此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24(朗读:波妞Ponyo_w

没有青瓷的记忆,却要以这个名字,站在明楼身边,阿诚还是心虚了。

他知道明楼有多惦记青瓷,在心里埋得那么深,那么久,平时提也不舍得提一句。他更知道,明楼这回有多生他的气。

“没有幸存者,还有幸存的记录。”阿诚让了一步,没有妥协,“那天夜里,敌人的通讯系统被一场数字攻击干扰过,袭击延迟了五小时。只有凉河通讯站,有足够的技术条件策划那场攻击,只有毒蛇,有足够的权限下达攻击命令。”

始终沉默的辩护官,目光向他横扫过来。“你是如何得知的?”

阿诚浅咬着唇,斟酌了几秒,说:“邻国边境警备局,记录了攻击的方位和持续时间。”

这条证据很危险,辩护官心里清楚,却执意问:“你怎么证明?”

“阿诚。”明楼轻唤了一声,微转过脸,让阿诚望见,山川那样决然陡峭的侧面,岁月那样,不起波澜的眉目,半是命令,半是劝诫,“别说了。”

两个人平静地僵持着。害怕的,终于都要来。

阿诚违拗了明楼。他说:“入侵国家通讯社,公开那份绝密文件的是我。邻国边境警备局也一样,我查到这条记录并不难。”

这不是洗清毒蛇罪名的直接证据,勉强够得上旁证,可是,阿诚真的再也找不出什么能为他证明的了。他那时有多好,此时有多孤独,到头来这世上只有一个人知道。

这场头疼来得很沉,迟迟停在眉骨上,压得人抬不起头,看见的灯光,听见的低语,无处不是疼,阿诚说的每个字刺在额叶,冰火煎着一样疼。明楼一下阖住眸子,像要把这无法无天的小家伙,封入眼眸中那两道静水里,一辈子不许他兴风作浪。

“反对。”公诉官示意庭上,“参考人涉嫌非法入侵,非法取得证据,违反国家信息安全条例,陈述无效。”

不等法官回应,辩护官追问明楼:“参考人所述,是否属实?”

明楼抬起头,眉心轻皱,把浅浅的一息,一寸一寸,长长叹出来,问辩护官:“你有阿司匹林么?”

法官敲定了休庭,复议参考人身份,择日公判。证词中非法的部分,立案查证。


一道手铐扣在了阿诚腕上。

旁边立着两名押送官,郭骑云把人锁好,钥匙抛给其中一个。

门开了,王天风几步踱到桌后,在一把扶椅上坐下,抱臂,瞄着阿诚不说话。

押送官看了看郭骑云,他偏了偏头,两个人会意,转身踏出去,带上了门。

阿诚的视线在腕上停了片刻,抬起眸子,恰好撞在王天风深而凉的目光里。

“我不像你。我跟毒蛇没有同门之谊,从来没有,半分也没有。”王天风倾过身子,双臂支在桌沿,“我只知道,活着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阿诚空落落地听着,看着王天风,眸子安静。说错了,做错了,他都知道,只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对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错的。

“早就猜到你不会按我说的做,不就是看不起‘只求保命’这几个字么?”王天风没有轻饶过他,“那是你没见过,别人都是怎么蹚过来的。”

郭骑云笔挺地立着,半边脸燎在长官的怒气里,只眨了一下眼。

长官一掌拍在桌上,郭骑云跟着震了一下,就立得更笔挺。

“比起人命,你捧在心尖上那点小情小调一文不值。”

阿诚眸光一凝,想说什么,王天风狠狠瞪他,郭骑云跨出一步,隔在中间说:“该走了。”

他抓着阿诚的胳膊,捱到门口,没有马上拧开门,向大衣内侧一摸,就觉得身后目光一灼,王天风说:“你敢给他枪。”

两个人在门口等了几秒,身后掷过来一句:“自己选错了,自己承担后果。”

门拉开,又让风挟着,轰然阖上。

押送官迎上来。冷风向大厅深处吹荡而去,那边是走廊,尽头有光,路很长。

郭骑云趁着昏暗,在阿诚挽起的风衣袖口,别了一枚万能钥匙。

阿诚独自向更暗处走去。

门里电话在响。王天风估摸着人走远了,才接起来。

是梁仲春。他说,青瓷有危险。

“青瓷入侵了邻国边境警备局战区防御系统,他们要尽快解决他。”从电话亭打来的,顾不上细说,灌了几口水又说,“接命令的不止我,应该还有别人。”

王天风抚额合目,静了一会说:“我安排了人。”

人是王天风一离开旁听席就安排下的,他对他们说,监禁也好,遣返也好,二十四小时之内,把青瓷的凉河身份坐实,别让外人插手。

“你安排的人干净么?”那边提醒他。

王天风度量着,民族宗教事务司,首席卸任后被76号暗杀了,没有继任者,几个执行代表都不是亲信。埋了眼线,终究难保万无一失。

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

电话那头老气横秋的:“我说怎么办,就怎么办么?”

王天风一听,明白他打这个电话,是定了主意的,犹豫着,终于没有多问。“依你的。”

那边挂了。王天风手里的电话忘了放下,他有点不安,想来明楼也觉察了,局面正在失控。


休庭的法槌敲响的时候,明楼终于转身看着阿诚。

两个人对面站着,站得整个法庭空空荡荡。

许久没有这样好好看看他了。明楼有许多话,可是辩护官在,法务官也在,能说的只有一句。

“你长大了,本事也大了,这个家你可以不要,明台你也不要了么?”

阿诚眼里立刻见了水光,喉咙波动了一下,眸子一眨不眨。

比起生气,他更怕明楼伤心。生气了,他能想出千百个理由认错,可伤心了,他没有一点办法。

明楼从他身边走过,步伐笃定,是生气了。

可是,“明台”两个字里,分明是喑哑,阿诚听见了,瞒不过。

他不敢回身叫他一声哥。他怕叫了,两个人都要撑不下去。

想着明楼的话,阿诚就站住了。

那是个好天气,一目的晴光,一肩的暖。

回一下头,就能看见楼上走廊,明楼沿窗穿行而过。

阿诚没有回头。他迈出一步,两步。渐行渐疾。

这样,才能错得少一点。

他想,哥要是过得好一点,不见也可以,不遇到也可以,一辈子没遇到都可以。没去找我,没找到我就好了。

出了军事法庭的阶前广场,押送车等着他。

明楼没有停步,也没有向窗下望。

他其实想和阿诚说的。

不要哭。发生什么,都不是你的错。

他想对他说,没有什么记忆,能像日记一样,锁起来了,里面的字还是好好的。忘了的永远比记住的多,拼命记着也是如此,更何况,你那么听话地拼命去忘。

忘了,就是忘了。他怎么厉害,也敌不过时间,做不到桩桩件件都为他记得。

阿诚是这世上最相信他的人,他把小小的人生里仅有的一点,最重要的东西交托给他,那么勇敢那么心安理得。他早就知道归还不了。

不说清楚,阿诚会一直以为,记不起来是自己不好。

可明楼觉得不是时候。日子还那么长,他们不是,还要见很多很多面的么。


手铐一边挂在车顶架,一边拴住阿诚的腕子,手卡得没了血色,指尖发麻。

他向窗外望去,单行道,街巷纷纭,两边屋宇已有年头,一间挨着一间起伏不尽。反光里押送官端坐着,余光缀着他。

街是青石板铺的,年月久了碎裂不平,车又不肯降速,一路跌宕。

万能钥匙挽在袖口夹层里,阿诚抬手松了松领子,它逆着袖管落下来,滑在衣襟上,押送官狐疑了一眼,没看出端倪,他把钥匙攥入手心。

得逃出去。阿诚想,这个时候被遣返,就听不到公判的结果了。

押送车一个急刹。阿诚抬头,是街角,一辆车拦在前头。

车很旧,可是,来得无声无息,停得也利落,有人降下车窗,对着押送官,比了个枪的手势。梁仲春。

押送车方向一打,车头侧转,开上路堤。

梁仲春的车狠倒了一把,也轧上路堤,堪堪横在转角挡住去路。

押送车这次没停,踩下油门,擦着车尾撞了过去。

车里一震,阿诚一拳挥在押送官脸上,打得那人一懵。

阿诚欠身,用万能钥匙去对手铐的锁孔。

开车的扫了一眼反光镜,向通讯器里呼叫:“我们被盯上了。”

那边应答了接应地点,押送车跃下路堤,一个急转扬尘而去。梁仲春的车没有跟上来。

万能钥匙,读书那会花了十几分钟学会的,可毕竟没在实战中用过。

押送官淌着鼻血,扑上来死拽住阿诚,拔枪抵着他的额角,伸手去夺万能钥匙。

阿诚松手,万能钥匙落在地毡上。押送官俯身去拾,又怕他偷袭,枪口直把人压到窗边,紧盯着,手探到地毡上摸索。

车一颠簸,阿诚乘势拧住押送官的手,枪口调转,那人慌乱中扣下扳机,子弹擦着他的耳廓飞过,射穿了车窗。

枪一响,一街纷乱。梁仲春的车像一条鱼,劈开车流冲出来,追上押送车,枪口支在窗上,向后座开了两枪。

阿诚手肘制住押送官的喉咙,一只手去扳他的枪,使不上劲儿,子弹一破窗,那人本能地一缩,被阿诚夺了枪,枪柄击在后脑,立马昏了。

开车的盯着反光镜,见梁仲春的车抄上来,油门踩得更狠,眼看着接应地点过了,通讯器里说:“我们的联络线路被监听了。”

他瞥了一眼电子地图,过了这片街区,是一道主干线。方向往旁边打,押送车越出车道,挨在街檐底下一径闯过去,沿途冲垮了几间小铺。

阿诚从押送官上衣内侧口袋里摸出了手铐的钥匙,一共三把,他试了其中一把,钥匙对上锁芯,车里一荡,又错开了。

梁仲春的车穿梭的车流里,紧咬不放。

押送车上了主干线。梁仲春的车被接应的车挟持住,旁边的一辆向里别,直迫到护栏上,车身划出一串火花,前方的一辆压住车速,让他三面受阻。

梁仲春的枪探出车窗,瞄准前车,余光瞟见旁车枪口一闪,只能低头掩蔽,子弹从头顶掠过。

押送官清醒了几分,一摸钥匙不见了,攒足力气,一头抢在阿诚身上,车门冲开,阿诚半个身子落出车外,押送官拎住他的领子,拉回来,照着脸颊给了他一拳,阿诚抓住上方门框,抬膝向他腹部一击,那人退开几步,倚在另一侧门上。

梁仲春加速,抵着前车的车尾,冲开一道间隙,转向,压住旁车的车头,从挟持中闯出来,回身开了一枪,打中方才那辆前车的前轮,那车一陷,车尾一横,紧急刹住,停在路中间。

押送车的门荡开在风里,阿诚悬在门边,和押送官拳脚相搏,开车的扭头喊了一句:“不要命了。”

车流渐密。梁仲春换道直追。后头有两辆车包围过来。

阿诚一脚把押送官带倒,足踝抵住他肩头,压制在后座上,试了第二把钥匙,手铐一开,他被甩出车外,本能地蜷起身子,翻滚到路旁,好几辆车擦过鼻尖飞掠而去。

押送车开出十几米,急停,后头惊起一片刹车声。

接应的车陆续在紧急车道刹住,几个人跳下来,持枪往回奔。

腕上划了一道口子,阿诚手里握着夺来的枪,倚着护栏,半撑起身子,向围过来的人开了一枪,手在渗血,什么都没打中,对方的子弹碎片飞溅在护栏上,他又开了一枪,还是不中。

梁仲春飞身穿过车道,比兔子还矫捷。

他捞起阿诚,拽着就跑。耳边子弹呼啸,他回身开了几枪,有两名持枪者倒下去。

阿诚被扯得一个踉跄,冲他喊:“您的腿。”

梁仲春头也不回地扔给他一句:“命都没了还管腿?”


他们回到梁仲春的油画铺子。

阿诚计算着交通厅实时监控的盲区,定好了转移路线。

楼上地板吱吱呀呀。他合上屏幕,仰头听着,像是打点行李。

梁仲春说,青瓷十岁那年,就住在阁楼上。阿诚不记得了,也不肯上楼看看,他怕那时的青瓷还住在上头,怕遇见他,他要对他说起,毒蛇那么喜欢他。

等了许久,还不见梁仲春下来。阿诚立在屋子中间,四下望了望,瞥见屋角那一摞旧油画。

他缓缓走近了,轻轻揭起半边遮布,尘埃湮住了视线,他抬手挥了挥,看清了,那幅空荡荡的雁渡桥。

心里涌起了难过,却说不出为什么。他蹲下来,摸了摸蒙尘的油彩。

梁仲春拎着箱子,站在楼梯口,探着身子向下望,唇角一勾。好多年了,只有对着那幅画,还跟小时候一模一样。

阿诚一抬头,梁仲春正一阶一阶稳稳迈下来。阿诚不看画,只看他的腿。

梁仲春见蒙混不过,把箱子往楼梯上一落,拍在腿上说:“一着急,好了。”

阿诚的眸子微微一瞬,不买账。

梁仲春叹息了一声,顾自提箱子,摇着头一步一步往下踩,一面说:“你也不想想,入了这一行,我不那样,能让我退役么?”

他在门口站住,逆光的身影背对着阿诚,说:“我是真不想干了,心寒呐。”空手挥了挥,跨出门去。

阿诚遮好油画,跟出来,扶门立着。

车就停在阶前,梁仲春把箱子安放在后座底下。

“我有老婆孩子,不能像毒蛇那样,把什么都搭上。”他回过头觑了阿诚一会,又赔给他一笑,“当然了,毒蛇,他也不应该把什么都搭上。”

说完,拉开车门等着。

阿诚回眸,向屋角的油画长望了一眼,迟迟地,带好门,仔细拴上了。

两个人坐在车里,梁仲春没有马上发动,沉默了一会,终于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,下结论似的说:“路不好走,你好好过,别像你大哥那样。”

阿诚看着窗外,没说话。车开起来,小铺晃眼而过。他心里有种难言的预感。

梁仲春说,回暮光里。

阿诚转过头,看了他一会问:“你呢?”

梁仲春眉毛一扬,唇角也笑开,说:“我得回趟老家,苗苗生日。”

听见“苗苗”,阿诚脸上的不安才淡下来,梁仲春见了,又来搅他。

“考考你。”他说,“暮光里142号,是什么地方?”

阿诚眸光一抖,来不及细想,梁仲春话已出口。

“你大哥从凉河回来,就是在那儿养伤的。每天傍晚,也是从那儿,坐老远的巴士来看你的。”


车停在一处街心公园。

梁仲春凑过身子,向窗外指着说:“帮个忙。”

阿诚转眸一望,隔过一道林荫,有间小书店。

“选生日礼物。”梁仲春说着,拾过驾驶台上的CD盒,拈出那张苗苗的照片,摸了一支笔,在背面写了一行字。

“他喜欢什么?”阿诚算了算,比明台大几岁。

梁仲春在钱夹里掖好照片,抓过阿诚的手,把钱夹握在他手心。“我知道还找你?”

阿诚一笑,下车,穿过林荫。

他扶着书架边沿逛了一圈,看中一本原文版的《独脚锡兵与芭蕾姑娘》。

往落地窗外一看,梁仲春倚着车身,也向这边望着。

阿诚扬起书,梁仲春眯起眼睛,用力地瞄了瞄,竖起大拇指。

看着阿诚转过身,梁仲春拉开门,坐回车里。

店家手巧,给书封绑了一条银白缎带。

一声巨响。

落地窗整面冲开,碎片泼了一地。

窗外腾起火光。

阿诚抓起书狂奔出去。

车沉入火海。

阿诚跨过林荫,又靠近了几米,火势逼人。

第二声巨响。

气浪卷起他,抛在树干上,脊背挨了一下重击,立刻失去了知觉。

可意识还在。

说不上来的预感是什么,他完全明白了。可是晚了。

他想起梁仲春在照片背面写了字。可是他没看。

他想起梁仲春一路上和他说,你看这样行不行,我见了苗苗,不说我是他爹,就说我是他爹的同事,我说苗苗的爸爸没怎么陪苗苗,也没怎么陪妈妈,可是苗苗的爸爸,他不是个坏人。

(未完)

评论(131)
热度(653)
  1. 红叶白石云初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湖心雪
    云初:
  2. 红叶白石云初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湖心雪
    云初:
  3. 档案库云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云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