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

没半点风声命运却留下指纹,爱你却不能过问

【楼诚】十八相送 17

前文在此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17(朗读:小脾气哒VV

有声链接:十八相送 17(朗读:波妞Ponyo_w

明楼的车远得望不见了,阿诚往回走了几步,整条街的纷纷攘攘从四面八方压过来,他一时无处可去,就坐在巴士站的长椅上。

巴士停站,离站,行人来来往往。阿诚把明楼的话回想了一遍,想着,或许找得出一字半句的松动,容他侥幸留在他身边。他找到了两个字,复职。

等抬起头来,雨都停了。

他给明楼发了一条简讯,说哥,我好了,出院了。

站起来,就有点后悔,他怕明楼把这句话当成任性,又跟上一条,打了一个“你”字,盯住半天,也没“你”出个所以然来。只好作罢。

这条简讯没收到回复。

 

阿诚住回近邻国家通讯社的那座公寓。

行动报告写了三天两夜。接到过何种命令,联络点在什么地方,见过什么人,是否被怀疑,怎么应对的,每次例行汇报的时间、地点、内容,上线的回复,平平仄仄,不厌其烦。

报告写得很长,关于明楼的部分却很简略,一想起曾经和他离得那么近,阿诚心里空荡荡的。

这份报告在国情局的电邮线路里兜了一圈,又回到阿诚手里。上头的意见是,不予通过。

十五个打分项。意志,专注,忍耐,记忆,判断,将将合格,余下几项分数平平,备注栏里还写了两条,药物依赖,情绪失控。明楼的签字,办公厅的印鉴。

明教官打分一向不高,可是这次,隐约还有别的意思。明楼没解释,阿诚也没问。两个人联系中断了整整一个礼拜。

想来想去,只有一种可能,他的档案有什么不妥,明楼不想它公开,所以还不能复职。

得看看那份档案。阿诚想。

那晚,阿诚蜷在客厅的落地窗下睡着了。梦里,对面那栋大楼灯火明昧,明楼深夜过来看他,领着明台。

明楼在落地窗边蹲下,给他盖上一条毛毯。阿诚说哥,我想回家。明楼看着他,不说话,抬手挨上他的眉心,把一道轻皱,揉开了。

阿诚知道,这个梦快熄灭了,可是,额上一小片暖和,一直融融地亮着,照得他醒来了。身边没有人,毛毯抱在怀里,沉沉的,睡不着。

天亮之前,阿诚想到了密钥。明楼说,那是一段代码,或者一个图案。策划者出了事,它要移交出去。明楼出了事,密钥会交给谁?

青瓷。

他没有别人了。

阿诚被这念头惊住了。

策划这个行动的时候,明楼正在陷入绝境。他知道自己会出事,在行动开始前,就必须设法把密钥移交出去。

阿诚向窗外怔了许久。

日升夜没,对面那栋大楼投在窗上的影子,像一重幕帐被刀戟挑开,把这一方小窗揭在天光里,阿诚别过头,扬手去挡,天光从指间倾泻下来,晃伤了眼。

手小心探进上衣口袋,摸到了一握冰凉。

阿诚想捂暖它,可是,上面的凉沁过来,把手心扎疼了。他把它取出来。

明楼的手表。摔坏以后,阿诚就没再戴过。

白天,他把它带在身上,夜里,攥在枕头底下,以体温,一寸一寸包裹,他听见时光倒转,表蒙那道冰裂合上,秒针又在滴答,像早春的细雨,来暖他的梦。抓着它,就好像又抓住了那只曾戴了它许多年的手。找到他,就找到了回家的路。

表盘,刻度,底盖,一节一节表链,他都细心端详过,拂拭过,算得上秘密的,只有表链上的搭扣,因为不戴,几乎没解开过。

他解开它。折叠滑片上镀着字母、数字,短小的一行,手表的出厂编号。阿诚从前看见,恐怕也不在意。但此时,他知道了,那是打开档案的密钥。

档案打开了。

名字,性别,出生日期,家庭成员,品格评估,之后是长长的成绩单,身体检查报告,体力和心理测试结果,诱供实验表现,除了有一栏写着档案封存理由,跟普通的学籍档案没什么区别。

阿诚知道了明楼送他手表那天是他的生日,知道了那个传说中不吉利的行动代号,除此之外,这份档案实在平淡无奇。

答案如此简单,复职没通过,只是他还不合格。

过午时分,外头天光白花花的,书房还是清早的阴凉,阿诚坐在百叶窗滤出的明暗里,一筹莫展。

 

阿诚想明台的时候,就去超市,买好多明台喜欢的食物,回到家,一样一样码在储物柜里,就觉得小朋友是在家的,只不过躲着,等着,冷不丁冲出来,吓他一跳。

没想到,那个傍晚,阿诚拎着两只购物袋,出了电梯间,拐上走廊,明台就坐在家门口,抱着膝等他。

阿诚吓了一跳,叫了声明台,跑过去。

小朋友埋着头不答应,像是困了。

阿诚把购物袋丢在一边,蹲下身来。

小脸和小手沾了尘土,鞋子脱在脚边,袜子磨破了。看样子,是走过来的。从学校到这里,徒步至少三个小时,小朋友走得慢,怕还更久。

阿诚抱起他,找钥匙,开门。

明台趴在他肩上,软绵绵咕哝了一声,像只流浪的小猫。

一挨上枕头,小朋友倦倦的,抬了一下眼,从兜里掏出一只攥皱了的纸飞机,说:“给。”

阿诚小心捧着,没说话。

明台问:“阿诚哥哥,我是在做梦么?”

“是,再梦一会。”阿诚拉过被子,盖住小小的身子,手在他背上拍着。

明台这回没抬眼,只喃喃说:“阿诚哥哥,我梦你梦得脚好疼。”

阿诚褪去明台的袜子一看,白皙的小脚丫走肿了,又挤在鞋子里,青一块红一块。

得找冷毛巾来敷一敷,阿诚想。

抚着背的手一动,小朋友在半梦里说:“你别走,等会我有力气了,就把大哥也梦进来。”

阿诚在床边坐下,搂着小朋友,听他絮絮地说着:“明台,大哥,阿诚哥哥,我好久没梦到我们三个人在一起了,我把你们梦丢了。”

“没梦丢。”阿诚低声说,“大哥和阿诚哥哥记得明台的梦是几门几号,丢不了的。”

明台长长的睫毛动了动,迷迷糊糊地问:“你们的梦是几门几号?”

阿诚缓缓地笑了,说:“和明台是邻居,一个在左,一个在右。”

“我可以去么?”迟迟的,明台问。

“你常常去。”阿诚说。

梦话停下来,阿诚以为是睡着了,一会,小朋友又念叨了一句:“可是,我脚好疼。”

阿诚把脸贴着那团脏兮兮的小脸,说:“抱着你去。”

明台不说话了。

阿诚抱着小朋友又拍了一会,轻手轻脚起来,端了温水,投了毛巾,给他擦干净小脸和小手。又在小脚丫上涂了去瘀止疼的药,裹上手帕。

卧室安静了。阿诚揽住睡梦中的小东西,半坐在床边地板上,下巴挨着床沿,盯着他看。

这个家,明台让明楼载着来过几回,竟留心记了路,记得分毫不差。阿诚心里从没这样害怕过。他那么小,一个人走了那么远。阿诚怕终有一天,他会走到他和明楼找不到的地方去。

 

那晚,明台赖着阿诚不走。

小朋友趴在床尾,受伤的小脚丫晃在半空,要看阿诚哥哥画画。

阿诚俯过来搂住他,抓着小手,握好铅笔,教他画了一只画眉鸟。

小朋友说,要有窝。阿诚就手把手,教他画了个鸟窝。

小朋友说,要有树。阿诚又教他画了一树梧桐。

小朋友说,要有邻居。阿诚问,谁是邻居?小朋友说,大哥,和阿诚哥哥。

阿诚说,邻居回家了,画眉鸟也要回家了。小朋友说,还没有,还要画早晨,画下雨和春天。

把明台留在身边,就得给明楼打个电话,说小朋友住在我这儿,不回去了。阿诚一直存着念头,想见明楼一面,梦见了他,这念头就更挡不住,他在心里把话掂量了一下,好像在拿小朋友要挟明楼似的,这个电话,他不敢打。

阿诚说:“那你给苏老师打个电话,说你好好的,让她别着急。”

明台说:“我早和苏老师说了,我说要给阿诚哥哥念一首诗,苏老师同意了。”只不过,明台没说要一个人去,他让苏老师以为,阿诚哥哥来接他了。

这么一提起,明台的小脸就亮了,一下子有了底气,说:“阿诚哥哥,我要给你念一首诗。”

阿诚问:“什么诗?”小东西跋山涉水,就为了来给他念一首诗。

他看了一眼床头钟,九点多,明楼该回去了,又看了一眼电话,没来由的,心跳快了几拍。

明台在床上打了个滚,小猫似的侧卧着,瞅着阿诚说:“你许我待到明天早上,我就告诉你。”

木头人看了,也得为他开一朵花。

小朋友心里盛不住秘密。睡前悄悄话就招供了。

明台说:“锦云妹妹出水痘,我有一个礼拜不能见她。诗是苏老师教的,苏老师说,一起记着一首诗的人,就住在诗里,念着诗,就能见到她。”

“阿诚哥哥,你闭上眼睛。”明台说。

阿诚依了小朋友,眼睛闭上一会,又睁开一只,瞄着他。

“不许睁开。”明台命令道。

阿诚抬手,把眼睛蒙上了。

明台清了清嗓子,向他怀里偎过来,念出了头一句。

“我知道,这树林是你的。”

像个久远故事的开篇,熟悉,却一时记不起。小朋友的口气,也实在像个诗人,阿诚捂着眼睛,噗地笑了。

“不许笑。”明台嗔着说。

阿诚敛住了唇角。诗句又从头开始。

我知道,这树林是你的
可你住在村庄里,看不见
我停在这儿
看着你的树林,下起了雪
小马问我,为什么不去见你
这湖畔与林边没有住处
又是一年之中
这么深,这么暗的一夜

明台一心一意念着半懂的字句,当念到湖畔与林边,他依着阿诚哥哥的心口,听着他的心跳,撞了一下耳朵。明台想,阿诚哥哥是怕黑的,就把他偎得更紧。

阿诚蒙着眼睛的手落下来,抚住明台的肩,把他抱得更牢。阿诚记起好多年以前,他也曾这样依偎过一个人,也曾为他念过同一首诗。

那个人和他,在诗里许下过一个约定。这就像是,老天爷要他想起来似的。

小朋友念道:“小马的铃儿轻响。”声音清脆,像一骑远方破晓的消息,从时光的围困里破开,冲出来。

小马的铃儿轻响
问我一路走来,是对是错
我该如何答你
答你以风吹,以雪落
只为,林深且暗
你我有约在先

明台抬起了头,阿诚哥哥很听话,他没有睁开眼睛,他笑得很好看。

“永眠之前,还将跋涉千里。”阿诚说。

那个约定,从一开始,就直抵生命的尽头。

明台又一字一句地和他确认了一遍:“永眠之前,还将,跋涉千里。”

他说:“明台念给阿诚哥哥,阿诚哥哥再念给大哥,我们三个就住在这首诗里,永远不分开,好么?”

阿诚低头看着明台说,好。他对明台一笑,落了一滴泪。是凉河的雨,一直不停,从他的上辈子,一直落到这辈子。

小朋友伸手帮阿诚哥哥抹脸,他说:“阿诚哥哥你不要哭,我有了锦云妹妹,可是第一喜欢的还是你,这是不一样的。”

“我会像大哥一样,永远永远最喜欢你。”

 

门锁一转,阿诚以为又是个梦。

卧室门开了,明楼拎着一身制服,朝床头灯下望了一眼。阿诚是伏在明台枕边睡着的,睡得很浅,他一抬头,明楼就不看他了。

小朋友睡得正香。阿诚动了动,他坐在地板上,腿是木的,一时还起不来。

明楼拉开衣柜,把制服挂好。又站了站,才走过来,俯身,捞住阿诚的胳膊,挽起了他。

横竖也是站不稳,阿诚在明楼臂上扶了扶,就顺着,倚在了他的肩头。

明楼伸手环住他,两个人静静地相拥了一会。

阿诚知道,明楼那天说定了的事,不会有半分转圜。在学校,明教官教的是令行禁止,公私分明,他这样,又何尝不像明台,仗着当哥的喜欢,赖着他不走。

阿诚贪图着这个怀抱,听明楼压住嗓音说:“你又帮小朋友逃学。”

他抬了一下头,轻声反驳:“我没有,小祖宗自己跑来的。”他伸手,揭起被子一角,给明楼看那双受伤的小脚丫。

明楼僵了一下,阿诚觉察了,他知道,明楼和他怕的是一样的,可是明楼没说出来,他只说:“不听话。跟你学的。”

阿诚有几分抱怨,他说:“是你把他教得太聪明了。”

明楼笑了。“两个都是我教的,怎么你就这么傻?”

阿诚没词,低着头,他知道明楼在盯着他,唇边扬了扬,却不肯笑,半天才说:“小朋友晚饭吃的蛤蜊炖蛋,我留了几只,给你煮碗汤。”

说完,挣出了怀抱。站在门口时,听见明楼问:“你知道我今天过来?”

阿诚嗯了一声,掩上了门。

 

明楼在床边坐下,小心解开手帕,看了看明台脚上的伤。

消肿了,青红还更深,他把药倒在手心,揉在伤了的地方,找来绷带,慢慢缠上,在足踝打了个结。轻轻地,叹了口气。

明台半梦半醒的,叫了一声大哥。

明楼问:“疼不疼?”

小朋友摇头。仗着是伤员,从被窝里伸出小手,要抱。

明楼俯过来,明台就搂住了他的脖子。他把小朋友裹着被子抱起来。

“我们去睡大床,好么?”明楼问。

“好。”明台点头。

明楼抱着小朋友,回了自己的卧室。

熄灯之前,明楼为小朋友掖了掖被子。小朋友好像蓦地悟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,举起小手等着,说了声:“大哥,晚安。”

明楼笑了笑,在他掌心轻击了一下,说:“晚安。”

明亮,狡黠的眸子,安心地闭上了。

出了卧室,嗅到了汤的香气,似有还无,明楼走到厨房门口,倚门立了一会,阿诚听见了,可是,没有回头。

他走过去,从身后,揽在腰上,把人搂进了臂弯里。

阿诚身子一晃,汤匙在小砂锅上搅拌的动作,倒还镇定。

明楼在他衣领上落了一个吻,说:“你放心,我答应过你,不会把他卷进来的。”

汤匙顿住了一下。

那次受了刑回到暮光里,梦见明楼去看他,竟是真的。其实,也不是不知道,只是,不敢多想,倒宁可只是个梦。

阿诚浅浅盛了一匙汤,吹凉了,回身给明楼尝。

明楼抿了一口,说:“淡了。”

胡椒离得不远,阿诚伸手去够,被明楼捉住了手,拢回来,吻在他唇上,把舌尖余的汤汁渡给他尝,阿诚挽留了他片刻,小砂锅烹得汩汩的,这个吻不得不简短。

“这样就不淡了。”明楼说。

“汤要收汁了。”阿诚推着他。

他等明楼走出去,松了口气,把冰凉的手背,在脸上贴了好一会,才放下。

汤端出来,一小碗,两只汤匙。

两个人守着桌角,头顶一汪清亮照下来。

阿诚把洋葱挑出来,蛤蜊、香菇、芦笋,都拨到明楼那一边,就放下匙子,枕着胳膊,看着明楼。

没人说话,桌上就只有碗匙相碰声,汤喝了小半碗,明楼瞥了阿诚一会,问:“还生我的气?”

问得猝不及防,阿诚坐直了身子。那条简讯,明楼还是当成了闹别扭,他想。

“我什么时候生过你的气。”他不敢看明楼,静了一会,又说,“从来,不都是你生我的气。”

汤匙在碗边轻拢了几下,一桌的闷,就化开了。

明楼问:“我生过你的气么?”一副不认账的样子。

“可多了。”阿诚小声说。

阿诚说,明台刚上一年级,班里小朋友说他是有娘生没娘养的小杂种,他气得和人打了一架,当时的班主任罚他抄书,他回来哭着跟我说不上学了。

后来,你送他去学校,我就把他接出来,圈在我宿舍,放学之前送回去,好让你接回家,一个礼拜,老师找到家里,才给你知道了。

你生气了,罚我背着小朋友,做俯卧撑,罚了一百多个。

“是九十七个。”明楼纠正说。

“好,九十七个。”阿诚说,“小朋友一直哭,一直哭,哭得像真的一样,你才心疼了。”

话音未落,明楼就扬起阿诚的下巴,吻在唇上,这个吻雷厉风行,点到为止,没多交待半个字。

阿诚懵了一会,不肯服软,又拣了一件事。

阿诚说,明台四五岁,半夜老是做噩梦哭醒,我在隔壁听见了,就起来给他念诗,哄睡着了才走。

有一回你看见了,当时没生气,过后一个礼拜没理我。

后头这句来不及说,明楼又一吻,把它揉碎在唇齿间,好像武力镇压。

阿诚低头不吭声了。

“谁再提明台就罚谁。”明楼说。

“……怎么罚?”

“想怎么罚,就怎么罚。”

这么一吓唬,就没话了。

这一僵,就僵到了卧室。床比医院那张大不了多少。明楼倚着床头,身边空出了位置,他侧在灯下,翻着阿诚的枕边书。

阿诚坐在另一边,背对着他,肩背笔直。他心里明白,他和明楼一向如此,除了明台,能说的话,敢说的话,真的没有几句。

他还是想起了一句,他说:“哥,那天是我不好,我被青瓷这名字冲昏头了,说了好多没轻没重的话,你……”

你想做什么,就去做什么,我不拦你,你让我跟,我就跟着你,你不让我跟,我就远一点跟着你,我什么都不怕。

后半句一犹豫,就让明楼打断了。明楼都明白,可是,他不许阿诚说。

“我明白,你不喜欢他,因为他和我,有一段你不知道的过去。”

一语道破了心事,阿诚又是半天说不出话。明楼那么喜欢的人,让他没心没肺给忘了,他好后悔,可是,又不想承认那是后悔。

“阿诚是明家人,青瓷是谁,我不记得了。”像是故意气明楼。

“我记得。”明楼说,“我答应了他,要记着他的。”

“记着也回不来了。”话一出口,声音哽了,想咽也咽不回去。

明楼合上手里的书。“你都多大了,怎么跟个孩子过不去?”

“在哥心里,他真是个孩子么?”阿诚都不知道,自己这么不讲理。

“那你惦记着明台,我也没说什么,怎么我惦记着青瓷就不行了?”

掷地有声。卧室一下子万籁俱寂。

明台。

阿诚终于忍不住,一个回眸,笑了出来。

“哥,怎么罚?”

(未完)


评论(167)
热度(828)

© 云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