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初

没半点风声命运却留下指纹,爱你却不能过问

【楼诚】孔雀东南飞 11

孔雀东南飞 10  前文在此

明楼在车载终端上查了航路云图,没有雷击。

值班员拨军用专线,到凉河边境特别警戒区,他转身递耳机给后座,明楼听了听,电流干扰声。

开车的是个老兵,他瞥了一眼反光镜,说那边下了一天的雨,专线设施离河堤近,可能冲垮了。他说,试试民用线路。

值班员接过耳机,拨凉河通讯站的号码。静听了一会,摇了摇头。

明楼看了看表,凌晨三点过五分。

从凉河到西岭,飞行时间是两个多小时。

他调出军事地图,凉河附近,空中里程一小时范围内,空军基地一个,陆军空战营一个。

明楼开了通讯器,呼叫塔台,报出这两支部队的番号。

“发函求援,让他们把凌晨一点以后执勤机航拍影像传过来。”

越野车停在三号塔台下。明楼和值班员乘上升降机,门一开,控制室的灯光浪头一样打过来。

航拍影像平铺在投影墙上,没有凉河的完整画面,只有几帧远远一瞥而过,那个区域像一片深海,没有一丝风浪,也没有一只船。

最早的一帧,拍摄时间是凌晨一点二十三分。

明楼用光笔圈了一下这个时刻:“查它之前半小时内的卫星遥感地图。”

一点十一分,画面被横向波纹阻断,持续了十几秒。电磁场发生过紊乱,很剧烈。不是地震。

明楼让值班员去信息桥,把航拍影像和遥感地图的画面接到战略室。

“这个地方受到电磁脉冲攻击,电力通信完全中断,下一步将会是火力攻击,得想办法通知周边作战部队,提升战备等级,疏散居民。”

值班员惊住了几秒,点头。明楼目送他跑向升降机。

09107是在电磁脉冲攻击之前起飞的,没飞出攻击范围,通讯导航系统失灵。飞行员受过盲飞训练,凭感觉控制高度和速度,误差不会太大,只是天气太不利了。明楼想。

“09107距离西岭机场还有十分钟。”有人报告,“偏离航线十五度,雪太大,可能无法正常降落。”

不会。明楼立在控制室的落地窗前。三号塔台下,跑道标记灯在雪中孤零零地亮着。

飞行员十九岁那年,乘着别人驾驶的飞机,蒙上眼睛,能把航行轨迹画个七七八八,空速变换过几次记得清清楚楚,他在天上的直觉比得了小鸟。

一号塔台、二号塔台亮起来,机场四周标定警戒区的信号灯亮起来,调度车的车灯次第亮起来,整座西岭机场,一路亮过去。

巡航机冲出雪夜,俯向跑道,下降十几秒,又拉高。

人都凑在落地窗前。

巡航机向塔台飞过来,擦着控制室的上边缘席卷而过,差一点就把天花板掀了,整个塔台一震。

“被劫持了?”有人反应快。

明楼大步走到另一边落地窗,仰看正在飞离西岭机场的巡航机。

起落架失灵,无法着陆。一个引擎坏了,向上升很吃力,飞不高的话,转向也有困难。

明楼拨战略室的电话,请求出动导航机。得找一个地点让09107迫降。

得到的回复是,能见度、风速都不合规定,导航机禁止起飞。

明楼抬头看了看窗外,巡逻归来的直升机悬停在半空,等待降落。

他从控制室一角的旋梯爬上去,尽头是通往天台的门,一拉开,风雪就涌进来,亮着的是停机坪。

螺旋桨搅起大风,明楼逆风而行,舱门一开,他纵身抓住门边手柄,攀上去。

机长从驾驶舱探出半个身子,一张西岭空军基地特别通行证就拦在眼前。

直升机没落稳,又拉起操纵杆,荡然升空而去。

明楼调出地形图。迫降地点要在09107的方向上,不太远,地势不太起伏的地方。

他看见了一道河床。暗河夜里涨起来,河床就掬出一汪汪水洼,白天水洼不见了,水草还青青的,落了雪,缓冲条件很充分。

机长的目光在地形图上停了几秒,说:“河道太窄,滑行距离太短,没有仪表参考很难控制时机。岸上是岩石是河滩也看不清楚,太危险了。”

“只能这样。”明楼说,“这个天气,以09107目前的动力水平扛不了多久。”

直升机的速度到了极限。探照灯才将将抓住巡航机的尾巴。

阿诚在一节一节降速。故障向塔台汇报过了,有人看得明白,就会追上来。

巡航机像浪尖上的一条鱼,被卷起来,又抛出去,就快炼成一只鸟了。

活过这场雪,阿诚想。

有光。光在舱盖上一寸一寸涨满,像白昼初升的样子,让阿诚想起砸碎天窗那天见过的光。

光里,风吹雪雾,一重一重冲上挡风玻璃,又一层一层破开。

光线淡了。直升机在09107上空悬了片刻,往一点钟方向飞去,探照灯照亮了覆雪的河床。

那夜,河床两岸的村庄,能听见上空辽远而绵长的,风雪呼啸的声音。有人看见一架飞机把一夜大雪横空斩断,云雷一般轰然降下,刀戟一般划入河道,冲开两岸崩落的雪,泊在河湾里。

着陆的头几秒,右舷雪里有一块石头,把巡航机狠狠地硌了一记。

阿诚梦见了白桦林。下着大雪,明楼牵着他的手,往林子深处走。林子很静,那是头一回,那个在林子里唤着青瓷的声音没有来。

一粒雪落在鼻尖,阿诚睁开眼睛,舱盖升起来了,雪下得很缓,他往有光的一边转头,就看见了明楼。

阿诚眉目抖了抖,想说话,可是,明楼向他伸出胳膊。

像那几年,大清早站在哥哥床上,穿好衣裳等待的时刻——哥哥搁下书,踱到床边,伸出胳膊,双手握在他肋侧,把他抱下来。

阿诚站起来,迈出驾驶舱,踏在倾斜的一翼上,俯身过去,伸手够明楼的胳膊,明楼接住他,向自己一揽,转身把人落在雪地里。

这一抱,明楼从阿诚的制服口袋里摸走了一张照片。

探照灯大亮着,机长蹚雪跑过来,立正敬礼,伸出右手说欢迎降落。

阿诚才知道,是真的降落了。他匆匆回了一个礼,握了握那只手。

直升机一升空,明楼就拈起那张照片细看。

是从格子窗外头照的。姐姐坐在窗里,膝上哄着个孩子,一人捧一角书,像是在说故事。

螺旋桨猎猎地响,机舱里说不了悄悄话,明楼动了动嘴唇,阿诚看懂了。

“我才亲了亲你,就有孩子了。”

阿诚摇头,在明楼手心写了两个字,小满。

明楼打量了几眼,点头:“长高了。”他在阿诚手心写了两个字,像你。

阿诚没话回他,扭头看雪,唇角还是忍不住扬了起来。


直升机在三号塔台降落,医务官正等着。

阿诚身上只找到几处擦伤。失去过意识,是明楼说的,医务官写了处方,停飞三天。

塔台下有车来接。

信息桥上有人引路,阿诚被让进一间资料室,两个技术官坐在里头,等着问好多常识和细节,来评估迫降是不是合理,飞行员有没有失误。

门关上不久,又闯进去几个战略室的。资料室是玻璃的,一半磨砂挡住视线,明楼坐在外间沙发上,他明白这场问话不会短。

天快亮了。技术官拉开门,望见明楼就愣了一下,点了点头。

他还记得,明楼初来西岭空军基地,没有军阶,移交函件上,封了两方军事法庭大印,一个“在押”,一个“延期公判”。

后来,基地管控系统出过几次故障,有人说明楼是第一代无人机对战系统——青瓷的设计者,不是一般的专业,传开了,监押地就常有人探访。

白天黑夜,值班员站在窗外,里头总是百叶窗半卷,人坐在窗下,或写或画,或读书,想起来才答上一句。好多故障,就是这么解除的。

信息桥为了明楼出入自由,下了特别许可令。

“问完了么?”明楼问。

技术官从明楼的目光里捉到一抹愠色,这个在押者山高水深的,还没见他有过什么忧喜,这么一来,竟亲近了几分,他放下半杯冷咖啡,走过去,在明楼对面坐下了。

“第一次飞凉河边境特别警戒区,起飞以后七八分钟,又飞回去了,刚好落入电磁脉冲攻击的二次打击范围。问为什么飞回去,他说,那地方有危险。问怎么知道的,他说感觉到的。”

明楼静听着。

技术官等了一会,以为明楼没听明白,又说:“让我们怎么写报告?”

“按他说的写。”明楼说。

技术官欠了欠身子,低声说:“这事大了,我们这边消息一发出去,凉河附近的陆军空站营派了一个连去侦察,一个连去救援,听说当地完全瘫痪了。报告上不写清楚,有人细究起来,说09107事先掌握了情报……”

“这在国家空军学院,”明楼打断他,“也就是及格表现。地面出了事飞行员都感觉不到,要他干什么?”心里,不是不得意的。

一抬头,阿诚站在资料室门口,他听见了。明楼不动声色,眸光越过技术官的肩头,对他瞬了一瞬,阿诚就笑了。

运气够好的话,他们能救好多条人命,好多个家。


雪快停了。天光亮在重云后头,大风一吹,一线一线照下来。

阿诚踩着明楼留在雪上的脚印,跟了好远,抬起头来,明楼在等他,这是西岭机场的边缘,往右一转,再走就是营地了,阿诚赶上来,和明楼并肩立着,顺着他的目光,往街对面看。

这条街叫西岭中路,往西是一片市集。

“走,领你逛逛。”明楼说。

生活近一年,日常物品、食品和水都是基地供应,他从没逛过这个地方。在住处,守着一室借来的书。在信息桥,盯着一墙监测屏和仪表,日夜都是风声引擎往来呼啸,也不闷。身边有了这么个人,就忽然想各处走走,也想听听街巷里的喧哗了。

小摊小铺揭了帆布帐,抖去一夜的积雪,刚开张。

明楼牵着阿诚的手,为了走得长远,不得不迷路。阿诚边走边看,也不说破,逢着岔路就停下来,跟小贩问路,小贩一口地方话,阿诚听不懂,又不好就走,只得挑一两样东西买了。钱,当然是从明楼口袋里要过来。

两个人走得七拐八绕,终于踏上宿舍门外的小径,明楼接过阿诚手里的提袋,把人一推,叫他去开门。

阿诚摸了摸制服口袋,回头望了明楼一眼,钥匙不知什么时候跑进来的。

门一开,阿诚往里探了几步,四处打量着。

宿舍是特别许可令里规定的,里外间,和技术官一样待遇。外头是沙发,图纸、报纸、衣物堆作一团,里头是卧室,窗下那一方书桌,和一摞一摞沿墙码的书垛,就是书房。和读书时住过的,明楼那间教官宿舍一个样,阿诚不在,就是乱的。

阿诚回身,想把这话说出来。

明楼没允许他说话,他跟得很紧,一进入领地,就把阿诚拦腰逮住,困入墙下。

阿诚闭了一下眼,睁开时,明楼的唇就停在他的鼻尖,他抓着明楼的衣襟,不敢动,也不敢喘气,明楼的舌尖,在他鼻尖尝了尝,像一只大猫找着了他的小猫似的。

阿诚缓过一息,跟着一息又浅又促,他试探着,也在明楼的唇间尝了尝,引得明楼一吻追上来,要把他的舌头驯服。

门没关稳,风一卷,荡了一荡,砰地一声撞上。

两个人一顿,墙边就倒了一摞书,接着,一摞牵连着一垛,在一个浅吻里,一室的书,声势浩大地,全都倒了。

(未完)

热度(409)

© 云初 | Powered by LOFTER